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汽车

至尊邪天 542 慕容雨幽—花娘的复杂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8:43

至尊邪天 542 慕容雨幽—花娘的复杂

宗阶强者的忽然出现,再加之那强势的话语,让吴天等人的面『色』都变得极为凝重……

说话间,宗阶强者的气势疯狂的涌动而出,瞬时之间让那元桓宗众人纷纷面容惊惧的接连后退,此种强势威压,甚至他们还都从未在自己宗主身上感觉过,换言之,这个老者似乎比已经死去的华元剑这位七阶武宗还要强上许多……

“前辈若是想要出手,晚辈自然不胜欣喜霸世剑尊全文阅读!”

就在此刻,那玄少淡淡的道,“但是,请前辈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玄少,老夫不是你的手下,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老者双眼厉芒一闪,冷声道,“若不是为了保护小姐,老夫岂会和你们这些人同行?”

闻言,玄少速闪过一道阴鹜,但却依旧故做谦逊的颔首回道,“晚辈自然不敢冒犯!”

“那就好!老夫想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开口!”

老者摆了摆手,随即快速的在那右使身上点了几下,随着真元的灌输运转,让右使的呼吸稍微平缓了一些,也随之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也从昏『迷』中醒转过来。[]至尊邪天542

“王伯……”

睁眼刹那便看到这宗阶老者,右使不禁喜道,“你怎么来了?”

“小姐啊,你可是担心死我老人家了!”

面对右使之时,这老者又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极为温和的开口说着,“你自己跑出来,若不是我跟着,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儿呢!”

“王伯,我……”

右使还准备说什么,但却被这被称为王伯的老者摆摆手打断道,“小姐,你暂且好好疗伤吧,让我帮你处理了这些不开眼的东西!”

说话间,王伯转身冷冷的朝玄少道,“幽冥,你帮老夫好好的照看着!”

“前辈放心……”

玄少微微欠身,旋即对着右使笑道,“雨幽,还不快点过来让我看看?”

“嗯……”

面对玄少,这个名为雨幽的右使似乎极为害羞,低垂着头走回了玄少身边,宛如新婚小女人似的……

可是,对面的元桓宗等人却是面容越发凝重,吴天皱着眉头冷声道,“幽冥,你想说话不算数么?你输了带人就走,你这话是在放狗屁?”

闻言,玄少双目一冷,寒声道,“吴天,这位王老前辈可不是本少的人!本少何来说话不算数?”

“你这是在狡辩了?”

吴天深吸一口气,撇嘴冷笑道,“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穿了,即便不是你的人,恐怕也脱不了干系吧?看来,小爷我的确是不该相信你的!”[]至尊邪天542

“吴天,休得多言!”

玄少面『色』一沉,冷声继续开口道,“前辈欲要为雨幽报仇,这与我无关!”

“啧啧……小爷我算是见识了!”

吴天啧啧撇撇嘴,鄙视的道,“堂堂血魂少主,竟会如此巧言舌辩,真是让小爷我大开眼界啊!”

顿了顿,吴天转头看向那眉须花白的老者,不卑不吭的道,“晚辈吴天,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好说,老夫上王下元!王元是也!”

王元轻捋着胡须,似乎对吴天的恭敬极为满意,而吴天却转而望了望在玄少身边,不断的被嘘寒问暖着的那位右使,继续道,“那不知前辈口中所说的小姐,可是这位血魂右使?”

“不错重生之邪道天娇!”

王元点点头,“但是,我家小姐也并非右使,只是暂时的而已!”

“哦?”

闻言,吴天不禁眉『毛』一扬,“这还能暂时?”

“吴天,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就在此刻,那玄少又再次冷声道,“你难道以为,就凭你这些话,还有故意做出来的恭敬样子,就可以逃脱今日之难吗?”

“请问她是不是复姓慕容,全名为慕容雨幽?”

忽的,站在吴天身边的花娘出声问道。

自从见到王元现身,而后称呼那右使为‘小姐’的刹那,花娘的表情便在瞬间变得极为复杂,甚至可以说有些怪异的苍白,美眸泛出无尽的无奈与回忆,如今问出的话,更是无比颤抖,但却足以让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王元唰的一下,眼神如利剑一般直直刺向花娘,让还未完全恢复的花娘顿时娇躯一颤,不由自主的踉跄后退几步。

“前辈这是何意?”

吴天面『色』一急,顿时不管不顾的上前几步,挡在了花娘面前,即便他实力不足,但自己的女人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负得了的!

“小子,老夫看你还算顺眼,你最好给老夫滚远点,你这区区五阶武皇,还不放在老夫眼里!”

王元冷冷的说着,而此刻花娘却在吴天身后,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缓缓再次上前,犹豫了一下抿嘴道,“王伯,你难道真的不认识我了么?”

“你……?”

王元眼神一凝,继续朝花娘望去,原本闪烁着精芒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古怪,似是疑『惑』,又似是充满不解。

“看来,你是真的不认识了!”

花娘咬了咬嘴唇,叹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王前辈,你真的要为他们出头?”

他们,自然指的是玄少等人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

王元并未就此松口,反而盯着花娘的目光越发冷凝,在疑『惑』的同时,更隐隐泛出森寒杀机。

自家小姐的事情,知道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哪怕是玄少都只知道她名为雨幽,而复姓慕容一事儿更是被他们有意隐瞒,如今被花娘一口说出,如何不惊讶?

“既然王前辈已经不认识我了,那再多说什么又有什么用?”

花娘轻轻摇了摇头,避开了王元的眼神,很明显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

“不行,你必须说,不然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王元此刻全身上下爆发出凛然杀机,那身上衣衫无风自动,充满着强烈的威压……

摇摇头,花娘还是咬着嘴唇没有多言,只是那一张俏脸上的复杂之『色』越发明显,让整个气氛变得极为古怪……

吴天疑『惑』的转头望了一眼花娘,又看了看对面那名为雨幽的黑衣女子,但却始终想不出,为什么花娘会变得如此……

这一刻,好似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花娘身上,而那王元杀意愈发凛然,大有花娘再不老实交待,便会将对面所有人尽数诛杀的意思……

“少爷,我不想说,可以么?”

轻轻的望着吴天,花娘的声音是那么颤抖,从未见过的柔弱,让这个一直在人前表现得极为强势的女人,此刻如同一只波斯猫,满是惹人怜爱坐享俊男之坊。

“可以!你不想说,没人能够『逼』你!”

吴天点点头,于众目睽睽之下,将花娘搂入了怀中,身后徐珊,梦儿等众女看在眼里,但没人上来阻拦,连一个不愿的表情都没有,她们被花娘表现出来的那种柔弱震动了……

而旁人望着这一切,同样没有出声,气氛依旧那般平静,就连紧紧盯着花娘的王元,好似身上的杀气都不禁减弱了几分……

“谢谢你,少爷!”

花娘在吴天唇边轻轻一吻,从怀中起身的她此刻竟是已然泪流满面,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沿着白皙的脸颊滑落,好似心儿已然破碎,但却同样有着一种浓浓的情意……

少爷……

这一刻,其实并不了解花娘与吴天之间真正关系的万鸿等人,纷纷有些被惊住了……

堂堂顺丰酒楼的老板娘,竟然会是天少的侍女?

这无异于惊天霹雳……

甚至就连玄少都瞪大了双眼,他原以为吴天与花娘只是相互利用,但却没想到,吴天竟会将如此一个妩媚的妖精收入帐中,想到自己曾经千方百计都没能让花娘另眼相待,玄少就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扇了一个大大的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痛着……

一双双目光的注视,随即花娘却是转而看向王元,抿了抿嘴道,“王前辈,你真的想知道?”

“老夫一向不喜杀人,但有时候为了某种目的,却又不得不杀!”王元沉声回道。

此话,无疑已经是明显的威胁了!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极为凝固……

徐珊,梦儿等几女纷纷走到了吴天身边,毫不退缩的与那王元对视,就连万若蝶在犹豫了一下后,也走上前来。

万鸿这位万家庄庄主张了张嘴,似有话说,但却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暗中向自己的人眼神示意,他已经决定,今日哪怕是死,也务必要保证吴天的周全!

他万家庄,本就为吴家附属,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王元似乎毫不在意众人的举动,眸子依旧冷冷的放在花娘身上,而花娘则感激的朝众人望了一眼,而后缓缓叹声道,“好吧,既然你真的想知道,那随我来吧!对了,小……哦,不,雨幽小姐也一起来,如何?”

“不行,小姐她……”

王元刚要摇头拒绝,那慕容雨幽却是从玄少身边走了出来,冷声道,“王伯,我也想听听这位花老板到底有什么好说的!”

“这……好吧,小姐当心!”

王元苦笑着轻轻点头,随即朝花娘道,“你带路吧!”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瑞安市中医院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铁人医院
湖南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九江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