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娱乐

专访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主任周强武多边机构可为私人资本参与一带一

发布时间:2020-11-20 16:14:17
专访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主任周强武:多边机构可为私人资本参与“一带一” 2017年5月15日,“一带一”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闭幕。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主任周强武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告诉记者,有几位出席开幕式的国际机构代表和英国、等国的与会嘉宾在会议间隙见到他时都不约而同地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称赞习所作的开幕,特别是在中对‘一带一’所作的新规划和资金安排,都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是中国对国际发展合作的重大贡献,表示‘一带一’将载入国际发展合作史册。”专访中,周强武就论坛后的工作重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一带一”的关系、如何带动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和吸引私人资本参与“一带一”等问题表达了看法。  周强武:“一带一”是中国根据区域和全球发展需要,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以打造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为目标,提出的重大。在我看来,“一带一”是中国以来在国际发展合作领域提出的最重要,既反映了中国对外、以合作促发展的坚定立场,也是中国因应国内外形势变化,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和全球治理体系的主动担当。特别是在近年来全球经济形势持续低迷、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增加、反全球化抬头的背景下,中国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带一”,展现了中国智慧和作为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承担,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周强武:目前来看,“一带一”进展非常顺利,从项目建设和国际社会的反响来看,是远超预期的。“一带一”提出近4年来,得到了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积极响应,签署双边备忘录和合作协议50多份,一批重点项目取得积极进展,并开始由点及面逐步展开。  特别是本次“一带一”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功举行,表明该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有几位出席开幕式的国际机构代表,以及来自英国和等国的与会嘉宾在会议间隙见到我时,都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称赞习所作的开幕,特别是在中对“一带一”所作的新规划和资金安排,都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是中国对国际发展合作的重大贡献,表示“一带一”将载入国际发展合作史册。  周强武:我想下一步工作的重点还是在于如何落实好高峰论坛,把论坛形成的和共识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比如,在融资机制建设上,未来中方将根据与亚投行等六家多边开发机构达成的共识,与这些多边开发机构加强务实合作,推动多边开发机构对“一带一”建设的支持,以进一步加大对相关国家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项目的支持力度。同时,中方还将与相关国家一起根据达成的《“一带一”融资指导原则》,探讨如何鼓励私营部门参与、如何拓展资金渠道、如何发挥多边开发机构的作用、如何发展本币债券市场等,共同推动“一带一”建设的资金长效机制。当然,这个长效机制建设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多边开发机构、各类政策性银行、商业性金融机构、机构投资者、私营部门等各方协同努力,大家一起探讨,共同推进,共同受益。  第一财经:根据您参与亚投行的筹建和运营的相关工作,在您看来,亚投行与共建“一带一”的关系是什么?亚投行的成立运作给建设“一带一”带来怎样的?  周强武:亚投行和“一带一”都是由习在2013年提出的,因此国内外很多人对亚投行与“一带一”之间的关系存在,认为亚投行是专门为“一带一”服务的。其实二者既有各自的属性,也有相近的目标。  正如我之前所说,“一带一”是中国根据区域和全球发展需要提出的发展合作,旨在通过积极主动地与“一带一”相关国家建立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而亚投行是一个新建立的多边开发机构,是国际机构,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此外,亚投行主要是进行基础设施投资,而“一带一”包含的内容则更为广泛,除了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外,还涵盖了政策、贸易、文化交流等领域的内容。  但亚投行与“一带一”也有交集。亚投行的大多是“一带一”相关国家,而且“一带一”其中一个重要内容也是促进基础设施的发展和互联互通,这一点与亚投行的目标是一致的。亚投行与世界银行等其他多边开发机构都支持中国的“一带一”建设,都是“一带一”的伙伴合作方。目前,亚投行投资的13个项目都是 “一带一”相关国家的基建项目。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亚投行还是“一带一”都着、包容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都有利于更好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使更多国家受益。  第一财经:中国应该如何向印度这样对“一带一”仍有疑虑的亚投行国解释亚投行与“一带一”的关系?  周强武:你提到印度对于亚投行与“一带一”关系仍存疑虑,其实包括印度在内的亚投行大可放心。亚投行的所有投资项目都是由其共同决定的,况且印度本身就是亚投行的第二大股东,享有充分的发言权和决策权。亚投行5月初刚刚批准的1.6亿美元印度项目,撬动了5.71亿美元支持印度安得拉邦的全民供电项目,未来亚投行将投资更多的印度项目。可以说,印度将是亚投行主要获益者之一。此外,需要强调的是,“一带一”不是地缘工具,不会对印度造成。“一带一”将积极与印度的发展战略对接,实现优势互补,为印度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  第一财经:很多合作伙伴看重“一带一”是看重中国的资金能力,但中国的资金并无法全部满足全球基础设施缺口和“一带一”建设的需求,且中国自身也面临巨大的外汇和短期资本流动压力。您认为,下一步,“一带一”建设如何吸引全球金融市场资本的参与?  周强武:资金融通在“一带一”的五通中具有重要地位。我们常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个“粮草”,指的就是金融资源,能否有效地动员中国国内和相关国的金融资源,如何加强与多边开发机构合作,更多投入“一带一”建设,将直接决定“一带一”未来的发展前景。  以来,经过30多年快速发展,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贡献了超过30%的全球经济增长,从资金实力和可动员的金融资源上看,确实要比相关国家丰富一些。以丝基金为例,成立短短几年,已经签约了15个项目,涉及亚洲几乎各个区域以及欧洲和北非,承诺投资额已达60亿美元,还单独出资20亿美元设立了中哈产能合作基金。丝基金原有资本金是400亿美元,加上本次峰会新宣布的增资1000亿元人民币 ,这个规模应该说常可观的。  此外,中国的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两家金融机构,过去在“一带一”相关国家就有大量的投资,这次新设的3000亿元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加上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将分别额外提供1300亿元和25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贷款,表明这两大金融机构在原有基础上将具有更大的投资能力。我认为,这两家金融机构将在“一带一”建设中扮演生力军角色。  但我们必须看到,“一带一”相关国经济发展差异很大,制度和文化明显不同,“一带一”项目无论是基础设施、能源能效还是产能合作、工业园区,大多都具有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的特征,总的来看,“一带一”所需的资金量常巨大的。所以,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中国一家资金远无法满足“一带一”建设的需求。  我们常讲,区域问题需要区域性的解决方案,需要所有利益相关方,包括多边开发机构、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商业金融、机构投资者、私营部门等携起手来。同时,应发挥好在政策对接、法制保障和信用支持方面的作用,改善跨境金融服务,加大本币使用规模,不断创新投融资工具,才能打造稳定、多元、可持续的投融资体系,才能真正把“一带一”建设不断引向深入。  第一财经:世界银行、亚投行、金砖新开发银行、欧投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个国际多边开发机构都表示了对“一带一”不同程度的兴趣,如何带动这些机构为“一带一”提供资金支持?需要探索和建立什么样的方式和机制?  周强武:“一带一”建设资金需求量巨大,涉及诸多跨境大型建设项目,单靠投资满足不了需要。多边开发机构在发展融资方面经验丰富,兼备跨国协调和知识等多方面优势,可以在“一带一”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以世行、亚行为例,2016财年,世行集团向国和私营部门提供的贷款、赠款、股权投资和承诺额达642亿美元,其中超过1/3用于亚洲地区。随着亚洲地区对基础设施领域开发性融资和知识需求的持续增长,亚行2016年年度业务规模超过300亿美元,创50年来新高。目前,世行、亚行两机构每年对亚洲区域基础设施投资规模为200多亿美元。这都表明,多边开发机构有能力为“一带一”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同时,多边开发机构具有相关领域的专业人才和知识储备,在开发和实施大型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能够为“一带一”建设提供宝贵的智力支持。  值得高兴是,在中国财政部的大力推动下,本次峰会期间中国财政部与亚投行等六家多边开发机构联合签署了《关于加强在“一带一”下相关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这为多边开发机构参与“一带一”建设提供了基本框架和可。我们应充分发挥多边开发机构较强的召集力,探讨既符合多边开发机构各自旨及发展战略,又能与“一带一”建设具有一定契合度的合作领域,如跨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投融资机制建设、投融资改善等,通过联合融资、平行融资、三方合作、多方合作等不同形式,开展与“一带一”相关合作,促进区域共同发展。  第一财经:吸引国内外的私人资本投入到基础设施和“一带一”建设中,您认为,和私人资本分别应该做出哪些努力来实现这一目标?  周强武: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一直强调,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一带一”建设都需要巨量资金,仅靠无法满足,因此需要积极动员私人资本加入进来。目前仅亚太地区就有大约35万亿美元的私人资本,全球共有约120万亿美元的机构投资资金,参与“一带一”建设的潜力巨大。但事实上,私人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却一直很有限,这主要是由于缺少对私人资本的引导和激励机制。  为此,、多边开发机构和私人资本应携手努力,建立良好的机制鼓励更多的私人资本参与到基础设施和“一带一”建设中来。  首先是,要为私人资本的参与创造良好的投资,鼓励私人资本通过与社会资本合作(PPP)等形式积极参与有关“一带一”特别是基础设施项目。  其次是多边开发机构,可为私人资本参与基础设施项目投资提供,以减少私人资本的投资风险,更好构建私人资本和项目之间的信任。  最后是私营企业,要进一步加强自身能力建设,积极参加“一带一”建设。“一带一”相关国家将为私营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如若能充分抓住这个机遇,企业将从中受益。  这里我想举阿里巴巴的例子。阿里巴巴早就参与到了“一带一”建设中,其构建的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已经开始在“一带一”相关国家落地,旗下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也覆盖了“一带一”相关国家和地区,该平台的海外买家已突破1亿,这为阿里巴巴带来巨大的利益回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淮南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淮南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淮南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淮南白癜风专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