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育儿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五百九十一章 二货同桌 武士考

发布时间:2020-01-17 07:48:54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五百九十一章 二货同桌 武士考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十分珍惜光阴的燕老板在被张二娃‘劝学’后,终于奋发图强,来上学来了。

只可惜今年运气不太好,同桌变成了一个男生,还是个二货。不像以前有那么爱脸红的女同桌,不但从来不会打扰他,而且就算他不来,也会帮他把桌椅都擦的干干净净的。

现在这个二货同桌正拿着外语课本,一边认真努力的学习,还时不时嘀咕两句名句来‘自我鞭策’!

如果仅仅是学习中间说上几句名句,就说他是二货,那难免有的过分。毕竟学生嘛,学习是如此枯燥,如果不这样时不时的激励一下自己,那万一对学习失去兴趣了咋办……

关键是……讲台上站着的是物理老师。

这位老师也是个有意思的人,正在对着下边的同学们进行课前思想教育:“有的同学说了,反正咱们高中毕业,这学也就上到头了,学不学都无所谓。可是你反过来想想,现在你坐这里,闲着不也是闲着,多少学点东西,说不定就用上了呢?别的不说,你学点物理知识,以后不管是回家务农出去打工,总能有用得上的地方吧!”

因为二高每年的升学率堪忧,所以到了高二开始,有不少学生就开始混日子。就像这位物理老师说的,不少学生都这么想的,反正上大学也没指望,等混上高中毕业证,就可以功成身退。既然如此,那还学习干什么?

老师们为了能让学生多认真听几堂课,多学点东西,那也是煞费苦心,这位物理老师就是:“哪怕是你不想物理,学点别的也行。对什么感兴趣就多少学点,总算也没白在这里熬时间不是?在我课堂上我也没别的要求,不管你看什么学什么,只要你觉得自己看的东西有用又愿意去学,还能不打搅别的同学,那我就没意见……”

燕飞的二货同桌虽然看着外语课本,实际上耳朵也听着老师说话的,听到这里放下了外语课本,一脸的意兴阑珊:“这老师也太不负了吧?上物理课看别的课本都行,那我还怎么学习?”

这话说的如此义正言辞,以至于燕飞险些吐血三升——他的这二货同桌有套理论,那就是越艰苦的条件下,才越容易学成才。没有艰苦条件那就创造艰苦条件:比如上数学课偷偷摸摸学语文,上语文课偷偷摸摸看物理……

因为这样注意力容易集中啊!

一边注意着老师,一边看着自己的课本,这注意力多集中,在这种情况下学什么东西都记得特别快特别牢固——二货同学说了,他就是靠着这秘诀,才能从初中顺利考到高中,一直到至今还保持着不错的成绩的。

现在这位物理老师竟然允许上课看别的课本,那他不是没法创造‘艰苦条件’了吗?

还是那句话,学校是花园,老师是园丁,但是不管园丁多么辛苦多么用心,花园里总是难免会成长出来几朵奇葩……

燕飞只能对这位同学表示一下敬佩,然后老老实实地拿着物理课本,做一名认真听讲的好学生。

高二的时候,文理要分科。燕飞同学当然要选择理科——文科的那点东西太没挑战性,对于一个过目不忘的人来说,上文科,未免也太欺负其他同学了。

当然他也想好了,万一理科真不太好考试的话,文科就是他的退路。高考还有几个月时间,来得及。

“哎,燕老板!”正在听着课,二货同桌用书本遮住脑袋,扭着脸小声说道。“你那工地上将来建好了,那么大的地方,肯定得要不少人干活的吧?你看我能去不?”

燕飞一边在课本记着老师刚讲的要点,一边给他回话:“肯定能,你先想好你能干什么,等考不上大学了就去场里报到吧!”

这才刚开学,对燕飞来说他打算明年高考,对于正常学生来说,其实是还有两年的事儿。这小子也就是没话找话说。要说这种二货也有好处,别的学生知道燕老板的大名,就算有心来混个脸熟,也有点落不下脸面——毕竟都还是单纯到不能再单纯的学生。

更多的则是只想离燕老板远远的,就是那种一般人,对特别出众的人的敬而远之。

但是这个二货同桌就没心没肺的,真把燕飞当同桌,一点都不带见外的。

高中的课程其实紧张得很,每天早晚有自习,上午有四节课下午三节课。基本上一天时间都排的满满的,学生们也就下课能说上几句话。结果就这两天时间,这个二货同桌愣是抓住机会,自觉和燕飞混的挺熟的了。

听燕飞这么一说,二货同桌立刻盘算开了,自己嘀咕着:“我能干点什么?下力气太累了,我得干点有技术含量的……对了,你不是要和香江人打交道吗?人家那边主流也有说外语的,我外语不错,以后去给你当翻译也不错……”

自己说着就开始两眼无神,陷入了无尽的幻想之中……

燕飞只上课两天就习惯了他的‘自得其乐’,觉得这堂课的内容已经没什么好听的,就开始翻着课本自己往后面学。

一直到快下课的时候,二货同桌忽然又来了一句:“你说我将来要是个外国媳妇,领回来在咱们镇上走一圈,肯定得引起轰动吧……”

这半节课,他脑子里这是都想了什么啊?从当翻译,转眼就领回来外国媳妇了!

燕飞不怕烦,再烦能有待在场里,一天到晚都有人来找烦人吗?再说人家这同桌说的话,基本都不需要他回答,虽然是问的,倒不如说是他在自言自语,没看刚说完之后,眼神又飘忽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真用心学习的话,时间过的也快。转眼就到了放学时候,二货同学这时候是最积极的,早早的就准备了碗筷,提前和燕飞打过招呼:“我得去抢饭,一会儿就不等你一起了啊!”

高中的学生们又和初中不一样,初中放学吃饭的时候,学生们你挣我抢的跑,就和听到敲食盆声的鸡似的一窝蜂的乱跑。高中学生年龄大了点,到了知慕少艾的年龄,为了在异性面前保持风度,哪怕心里再急切,都得强忍着做出风轻云淡的样子——毕竟端着饭盆,无论用什么姿势奔跑,都实在称不上雅观。

但是二货同桌不同,他就一直持之以恒的,保持这种听到下课铃声,就撒腿如同脱缰野马一般,端着饭盆狂奔向食堂的习惯。等到燕飞走到操场边的时候,二货同桌必然已经蹲在了台阶旁,脚下是半盆饭,手里的馒头都啃掉一大半!

人各有各的活法,至少像二货同桌这样的,人家自己每天过的也是开心得很——上课偷偷学别的课程,与天斗与地斗与老师斗其乐无穷;放学只要老师不拖堂,只要没有别的班级上体育课,他就能当上一次全校独一无二的‘拿木板儿玩’。

虽然是吃饭的NumberOne……

燕飞希望中的活法就是没人来打扰自己,天天有媳妇陪着,干自己想干的事儿,还能源源不断的挣来钱供自己想花钱不用为钱发愁。

可惜随着他的事业越来越大,不想被人打扰的愿望,已经很难实现。

放学到场里已经有一堆人等着给他说事儿,刚打开就响个不停,根本闲不下来。

场里现在里里外外每天都有人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虽然不现实,但是连门前的路面都用水冲洗一遍却是可以做到的。

今年不缺雨水,需要浇水的地方基本没有,抽水机都闲着。黑子就找了个拖拉机头改装的那种抽水机,一根管子从河边扯到桥上,想起来就去发动起来抽上一阵子,保证车走到这一段路的时候不会扬起灰尘……

成老头天天拿着剪子,把场子外边的那些月季花,都修剪的看着就赏心悦目的。龚老头眼睛不好使,鼻子好用,闻到场里哪一片味道稍重点,就扯着小水管子冲一遍……

马超背着手,看着一群人拿着大刷子,把每头牛身上都定时刷上一刷,保证这些牛头头都精神抖擞,毛瑟油光发亮。

……

一切都是为了上头来考察。

做些表面工作也简单,平时这些事也都在做,只是没这么频繁而已。

其实只要愿意多花几个小钱,养牛场做到干净整洁,真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这种工作交给他们来做,在细节上比燕飞自己想的都周到,根本不用燕飞多花费什么心思。

只可惜还没安稳上几天学,燕飞老爸的老同学陈叔打过来了。

这天放学回来,也是手痒,刚出了镇子,他就一边开着摩托一边摸出来开了机。

一响打开又揣兜里还没暖热,就响了。接起来就听到了表扬:“小飞啊?放学了吧?我给你打不通,打你场里他们说你这几天都在上课,我就没让人打扰你。这就好,再大的老板,那也得时时刻刻不忘学习,看到你这样,我就知道你为什么对考上大学那么自信了!”

那是你以前也没事找我,不知道我以前上过几天课!

燕飞心里想着,摩托车已经放慢了速度,很是谦虚地说:“陈叔你就别表扬我了,万一我骄傲起来咋办!”

陈叔笑的开心的很:“好好好,不说这个了。我是给你说下,那个报名二级武士考试的事儿,办好了。而且我估计要不了几天就得去考试。市里现在不是正准备举办武术比赛吗?估计到时候就让你们这些考生也顺便考试了。”

燕飞诧异:“武术比赛?怎么没听说过呀?”

陈叔解释:“其实就是体委联合体校举办的,参加的都是咱们地区的一些武校和武馆,正儿八经的学校都不参加这个,你当然不知道了!”

听他一解释,燕飞就明白了。

前些年气功热,气功热之后又开始了武术热。

气功热催生出来一批又一批的大骗子,武术热则是催生出来了一批文武学校,当然还有武馆——最有名的学校大家都知道,育才文武学校嘛!

万城市西边的那个监狱也就是因为这个,也被一些人戏称是育才学校。养牛场就有俩人是这个特殊育才学校的‘毕业生’,老欧和老高——虽然老高是从重型犯监狱转过去的,也算是在里边‘深造’过。

汤河县有这样的文武学校,市里面也有,其他的县城也差不多都有。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武馆,这些学校武馆宣传的好的就红火点,宣传的不好的,则是惨淡经营。

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有这么一批学校和武馆。现在市里要举办个武术比赛,也算是弘扬民族文化。

只是燕飞还有点疑问:“陈叔,他们是武校武馆比赛,我就是参加个考试的,怎么考啊?和他们一起比赛,拿了名次就算考试通过?”

陈叔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要真想参加也可以,不过市里肯定不会这么搞。武术比赛也分套路比赛和散打比赛,你们这些考试的应该参加个套路考就行,也不会占用人家正常比赛的获奖名额。”

“让你们跟着参加,是因为刚好趁着比赛,裁判评委什么都不缺,免得还得重新召集人对你们进行考试。不过你要真自信,参加散打比赛也行。要是能把所有人都打下擂台,那你这个二级武士证到手,可就是货真价实的了!”

陈叔说着说着,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儿,哈哈笑了起来:“对了,你要是参加武术比赛,应该参加的还是少年组的,就是十二岁到十八岁周岁以下……”

燕飞又听明白了,感情这个二级武士证,地方上考出来的,还是不怎么货真价实的。想想也是,这是给本地考生加分的,考试肯定不会特别严格——本地的升学率高了,那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嘛!

此刻听着老陈同志的打趣,燕飞也是无奈得很,现在也就是这些算长辈的,才会偶尔拿他的年龄开玩笑,其他人都会刻意避过这个问题的。

深圳曙光口腔烤瓷牙
长春治银屑病啥医院最有效
贵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泉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中山治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