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网络

不同的创业基因自然造就了不同的投资风格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8:36:12

11月15日,胡润富豪榜发布,中国教育大佬一二名交换座次。37岁的张邦鑫打败了他的前辈俞敏洪,以400亿身家成为新的教育首富。

两位大佬身后的新东方与好未来,是目前公认的教育行业两大巨头。当由出国培训起家的前辈遇到深耕K12领域的强劲后生,新东方和好未来很难不被放在一起比较:

24岁的新东方,从创办到上市用了十四年;14岁的好未来,从创办到上市用了不到八年。2017年7月29日,好未来以127.4亿美元市值超越新东方,成为中国教育行业市值的上市公司。截至23日收盘,新东方和好未来的市值分别为140.16亿美元和139.24亿美元。

或许以前可以说好未来和新东方侧重不同的领域,来自不同的起跑线,但随着他们发展、壮大,巨头间的赛道逐渐重合了:新东方越来越关注K12领域的红利,好未来也在努力填补了留学业务的空白。就这样,一场教育行业的万亿市场争夺战悄然展开。

对教育领域的投资将是改变两巨头未来竞争格局的关键。近年来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投资动作频频,在多起投资并购事件背后,巨头们都在寻求怎样的突破和发展呢?

布局:新东方和好未来的两种投资风格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投资风格的不一样,根本上因为他们的“创业基因”不一样。

新东方的24年,是默默耕耘、小心翼翼的24年。俞敏洪因为4000美元的学费受挫开始创业,一个人在风雨中摇摆了两三年才找到新东方的另外“两架马车”。创业初期新东方饱受新航道、环球雅思等对手的夹击,好在依靠着风趣幽默授课风格和与众不同的学习技巧出奇制胜,在出国留学培训市场杀出一条血路,由小树苗渐渐变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好不容易新东方成年了,却又面临徐小平、王强以及众多高管出走。

一路见证了互联教育的徘徊期、教育的泡沫和资本寒冬的新东方,虽然自身以规模扩张见长,但投资风格是谨慎的,是稳扎稳打的,奉行的是“看准了再投”。

而好未来的14年,可以说是意气风发的14年。好未来的前身是“学而思”,是以K12理科培训为主打的辅导机构,做的是“掐尖”生意。2003年开始创业的张邦鑫不像俞敏洪一样孤军奋战,他的身边有曹允东和他无缝配合。相比而言,只用了八年时间张邦鑫就摇身一变,成为在纳斯达克敲钟的首位80后富豪,日子可谓顺风顺水。

针对优质学生群体,以奥数和中考课程的课外辅导起家的好未来,从创立初期到现在的巨无霸,成长速度实在令人咂舌。好未来像一只敏捷的猎豹,面对自己的目标专注而敏捷,走的每一步都写着“野心”二字。

不同的创业基因自然造就了不同的投资风格。

截止到2017年11月23日,一共有8家公司获新东方投资。其中获得Pre-A轮、A轮以及A+轮公司各1家,B轮3家,D轮2家。其中获投额度的是专注视频压缩技术研发的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融资金额为亿元及以上。

相比而言,好未来的投资步伐比新东方快一些。

虽然从投资金额及轮次分布上看,二者的投资标的多为中早期项目,且投资金额都以数千万居多,投资范围也都涉及多个领域。但整体而言,好未来的投资手笔更为“豪迈”:6年时间里披露了62起投资并购事件,不论是投资数量还是投资密度,都远远于新东方。

今年好未来一共投资了10家公司,其中获得Pre-A轮投资的公司有3家,A轮2家,A+轮、B轮、C轮、D轮投资的公司各一家以及一笔对爱棋道的战略投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K12领域的作业盒子获得融资金额,为2亿人民币;另外,兴趣社区妈妈帮也获得亿元及以上的投资。

有一种说法是,两种不同的投资风格背后,新东方和好未来在交换赛道,而这种换位打法背后,则是两巨头毫不掩饰的野心——构建自己的教育生态圈。

回顾新东方七年时间投的企业,虽然重点挖掘的对象都是一些能与现有业务形成协同与互补、同时具有内容或技术壁垒的公司,如斯芬克、异乡好居、时差等,但其实新东方为了补足产业链,也默默下了不少功夫。不仅在好未来擅长的K12领域实现了满天星幼儿园、泡泡少儿教育、优能中学传统类企业的体系布局,还投资动吧体育、乐博乐博这样的素质教育公司以及达内、容艺教育这样的职业教育机构,另外还投资了做社交招聘的大街、职优你这样的教育周边项目来填补业务空白。

而好未来除了继续深耕发家的K12领域,还在不断补充投资自身存在短板的留学领域、幼教领域、科技教育领域以及O2O领域。例如今年,一口气投资了校长帮、妈妈帮两个社交平台;投资了少儿编程机器人奇幻工房以及FaceThink情感计算……好未来做的,不只是打通K12产业链条,并且积极地运用资本的力量搭建一个线上线下结合、覆盖国内国际的教育生态圈。

总结这几年好未来的发你放力方向,我们可以发现他紧锣密鼓的投资主要是围绕三大块展开:一是深耕婴幼儿早教和K12早期阶段,如投资轻轻家教、作业盒子;二是积极填补语言和留学培训的业务空缺,如投资新学说、顺顺留学;三是关注如AI、VR/AR等新技术技术公司,如嘿哈科技、奇幻工房Wonder Workship、FaceThink情感计算等公司。

以下为新东方好未来投资版图(时间截止2017年11月24日):

破局:新东方和好未来投资的逻辑共性的对手往往都互为彼此的影子,俞敏洪和张邦鑫,新东方和好未来,很多时候是相似的。

同为教育行业的俞敏洪和张邦鑫有很多共同点。他们俩是老乡,都是江苏人,而且家乡距离不超过150公里;他们还是同门师兄弟,都承受过江浙可怕的高考压力,都在北大上过学;二人都被生活所逼开始创业,俞敏洪用一间破屋、一张坏桌和一条矮凳在中关村起家,而张邦鑫曾经一个学期做七份兼职打工挣钱。

新东方和好未来在投资布局上也有共性。

一方面,新东方和好未来都想把握住k12领域。二胎政策以及人口红利下,K12领域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从投资手笔上看,两巨头可谓是毫不懈怠。2016年开始,新东方集团和新东方合资成立“东方优播”,以虚拟课堂的形式扩展在三四线城市的K12业务。至此K12的战争已经到白热化阶段,从线上打到线下,从一二线城市扩展到三四线城市全面铺展开来。

另一方面,两巨头重视教育科技,青睐在垂直领域的教育公司。

在新科技发展和互联变革中,很容易在短时间内产生新独角兽。好未来投资了包括Knewton、Minerva等数家国外前沿教育科技公司,投过嘿哈科技,乐博乐博机器人这样的科技项目,而好未来投资了奇幻工房Wonder Workship这样的IT教育公司、FaceThink情感计算这样的前沿技术公司,另外好未来还投资过芥末堆、多知这两家垂直类教育媒体。

这些行为指明了一个方向——两巨头在重点布局和考量垂直细分领域,寻找中国教育产业发展的新思路、新方向、新机会。毕竟在腾讯和阿里的扶植下,诞生了滴滴、美团、摩拜这些估值千亿百亿的小巨头。谁知道新东方和好未来现在的某笔投资,会不会造就出未来新的独角兽?

新东方徐健在上周发表过一个演讲,主题是工智能时代如何实现教育升级,他说:技术会经历一开始备受瞩目的膨胀期、接着是被冷落的低谷期,才是高速发展期。因为技术落地到具体行业、具体场景非常不容易,所以会进入低谷。不过,处于低谷期的技术应该被更认真地对待,因为此时颠覆正在发生。

张邦鑫也曾用经济学上两个名词来解释过只卖书当当为什么被什么都经营的京东打得那么惨。一个是“规模经济”,量越大越便宜;另一个则是“范围经济”,多种产品联同起来能形成经济效应。应用在教育行业上就是说,要把握好垂直和细分领域,企业要找准自身在产业链之中的定位。

总结而言,新东方和好未来都在探索一种健全的多元化链式格局,意欲打造封闭的教育生态圈。两巨头都在力求打破和对方的边界,都有同时布局线上、线下、O2O的野心。

事实上,新东方和好未来,都不断学习对方,构建属于自己的“护城河”。新东方总裁周成刚曾在一次业内交流中毫不回避地说,好未来的一举一动,包括一些发展思路,都在不同程度上,促进新东方自身的改变和进步。

商场上也不会有永远的对手,所以当我们把俞敏洪和张邦鑫放在对立面讨论的时候,这两位行业翘楚已经在一张桌上谈笑风生、携手合作了。

2015年4月,新东方和好未来共同投资了业务模式为幼教+体感技术的嘿哈科技;此后两巨头又分别先后投资了直播底层工具翼鸥教育。

中国教育市场的特点是体量庞大而分散。互联技术的催化下,老牌教育巨头在不断巩固自己的生态体系,而他们身后,也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追赶者。俞敏洪曾经表示过,教育这个万亿级大市场,理论上应该有望出现阿里巴巴级别的教育公司,但目前即便新东方、好未来两家龙头占据的份额也不超过8%。教育是一个资源分散的行业,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如一棵独木成林的榕树那样成为垄断,只能在多样化的基础下实现共同繁荣。

结语:风口浪尖的教育行业值得期待去年11月,王兴就提出:互联已经进入下半场。但对于教育这个慢行业而言,比赛似乎才刚刚开始。

如果我们回顾教育行业的这几年,会发现这个行业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进化与颠覆:2012年的蛰伏期、2013年的爆发期、2014年的发酵期、2015年的平稳发展期,2016年的理性成长期,2017年的冷静思考期。

教育是不变的,自古以来教育都是立国之本,教育产业是永远的刚需,一直都拥有足够大的市场发展前景和想象空间;教育又是变化的,科技的进步、第三次消费升级将教育这个行业推到了大变革大升级的节点,已经初具雏形的互联教育产业正在进一步的解构和重建。

资本的大量涌入和洗牌,是一场新的追逐和突破。下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正加速到来。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菏泽种子轮企业
2010年佛山智慧物流战略投资企业
2007年大连E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