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历史

谁是可怕的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20

(一)  我又看见了那只黑猫,在傍晚下班回来走在小区的路上,它诡异的绿眼睛看了我一眼就消失在黑暗中不见了。这让我突然想起了袁野,他死的时候穿着一套黑色的睡衣,在自家的床上。警察说他是服食过量的安眠药而亡。  袁野的死让我这些日子都处于悲伤之中。  从小到大我都讨厌黑色,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压抑与不详的颜色。可是袁野喜欢,从当他的秘书以来我就一直见他穿黑色的衣服。我不知道是因为他酷酷的样子吸引了我还是因为他忧郁的眼神。我不喜欢黑色,可是我却在偷偷地喜欢穿黑衣的袁野,就像袁野喜欢一身黑的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父亲家里的那只黑猫在两个多月前失踪了。猫是这样的,谁有好吃的就会跟谁走。袁野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他愤恨的眼神,还有握紧拳头的手。我知道他又想起了他的母亲,那个跟别的男人私奔抛下丈夫和一岁儿子的女人。一直以来和父亲相依为命的袁野问起父亲关于母亲的时候,这是父亲给他的答案。  而那时候和黑猫几乎同时失踪的还有裴兰,那个袁野雇来照顾他父亲的小保姆。  袁野的父亲有心脏病,近几年他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可他却一直坚持上班不肯退休。袁野和他父亲吵过很多次架,有时候是在公司,有时候是在袁父家。原因好像是他想叫父亲退休,将公司交给他打理,但他父亲一直没有同意。  我工作的努力与温顺的性格在得到袁野赞许的同时也得到了他父亲的欣赏,不过与其说袁父欣赏我不如说他是感激我,他后来认我做干女儿也是因为我曾救过他的命。当时我去他家里送一份重要的文件,看见他因为心脏病发躺在地上,后来医生说幸亏送得及时,并且在他住院的那些日子里我一直在他身边精心地照料他。在我感觉中,他是一个很精明的老人,很多时候他会独自坐着久久地发呆,像是有很重的心事,但这并不影响他给我的慈爱之感。而且就在那天我次看见了他家的那只黑猫,当时它一直围着倒在地上的袁父喵喵地叫着。袁父非常喜欢这只猫,闲暇时他会抱着它抚摸它,跟它说说话;有时候在书房工作时猫会趴在他的旁边,他会喂它鱼干或者猫粮。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和曾冲约会,也许是因为他有着和袁野几分相似的脸,但他却要比袁野年轻而阳光的多。我还记得他来公司次见到我时眼中闪过的光彩,他的眼神和袁野是截然不同的。和曾冲在一起时我心里偶尔会闪过袁野的身影还有他忧郁的眼神。可是我知道袁野不属于我,虽然他什么也没对我说过,但我能感觉到他一直很照顾很爱护我。他阴郁的气质让我清楚地知道和他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尽管他家产丰厚,但我需要一个安定和睦的家而不只是金钱。而曾冲却能给我一种安全的感觉。    (二)  一连几天黑猫都会出现在我下班回来的路上。这一次它盯了我很长时间,我蹲下身来示意要它过来抱着它,但它只是看着我,然后又消失在黑暗中。它的眼神仿佛要告诉我什么,但是我没有在意,我不懂猫的眼神,就像我不懂曾冲,我不知道他来公司是为了什么。  曾冲来公司上班半年多的时间,之间公司却发生了很大变故。先是董事长因心脏病突发在四月份离世,他的儿子袁野继任董事长一职。公司上下一致觉得事情来得很突然,每个人都在担心这样的变故会不会对自己的工作产生影响。想想也是,袁野一直有着怪异的脾气,在我做他秘书这两年多年期间,他的女友走马灯似的换了不下十几个,不是他看不上她们,就是她们无法忍受他乖戾暴躁的脾气。而且自从袁父去世以来,他的精神变得越来越恍惚,经常会无故地对员工大发脾气,医生给他开了些镇静药,那些日子他一直靠安眠药来入睡。  接着就是袁野在半个月前出事了。警察说可以排除他杀。但谁也不清楚他到底是自杀还是因为精神恍惚所造成的。他葬礼的那天我注意到一个女人,因为我看见她在来宾名册上签的名字是:裴兰。她和黑猫在袁父死后就相继失去了踪影。今天她来参加袁野的葬礼,我的心中多少产生了些疑虑。想起她从前对袁父的照顾,我给了她一张名片,告诉她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  就在袁父死后不久公司里就有传言说他死的当天看见曾冲从他的别墅里出来。并且传到,传言的意思似乎曾冲在其中多少存有一些干系。无风不起浪,不管是大家捕风捉影还是三人成虎,我都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袁父的去世让我有一种亲人离世的心痛。我知道那些日子我的心情也和袁野一样很糟糕,凡涉及到一点关于袁父死亡的事都会触及我敏感纤弱的神经。  曾冲是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回答我的问题的。我眼看着我们面前的咖啡由热变凉,就像我当时的心情一样一点点地在变冷。他告诉我确实是有此事,不过袁父叫他过去只是问一下公司的事情,当时袁父的状态并没有异样,不曾想他晚上就去世了。  虽然我对曾冲似有难言之隐的态度有点怀疑,但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说的话,因为我找不出什么理由将曾冲和袁父的去世相关联。袁父一直心脏就不好,他的突然病发离世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就在袁野出事后的第二天,曾冲就走了,他在电话中告诉我说要回老家,没等我说话他就挂了电话,我听出他的声音很低沉。放下电话后我心烦意乱,脑子开始胡思乱想,所有不好的想法一起涌上了心头。  没了曾冲的身影我感觉自己的生命中似乎缺少了什么,心变得空落无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以前他在的时候我并没发现他对我的生活会有如此影响。难道真的是失去才知道他的宝贵吗?就像袁父、袁野还有曾冲,这三个在我生命中亲近的人,他们忽然间的消失让我感觉孤单而无助,那些日子我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空空荡荡。    (三)  我搬进了那幢别墅。就是袁家的那幢别墅。这是袁父去世后留给我的遗产,他去得突然,没有留下任何遗嘱,是袁野告诉我他父亲生前曾对他说过,将来去世后除了把别墅留给我其余的一切都是他的。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没想到袁父会想着留给我这么大一笔财产,但同时也感激袁野,因为没有遗嘱。如果他不说,谁也不会知道他父亲的遗愿。我谢绝了他的好意,但是袁野坚持。他说,你一个人孤身在外,总要有个房子住。并且那天他亲自开车带我去办理了过户手续。  我毕业后就留在了这座城市独自租房子住,因为没有亲人。在袁野出事后的第三天房主从美国回来,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房子,于是我就搬进了那幢别墅。  夜里,我偶尔会听见猫叫,那只黑猫总是爱在阁楼上徘徊。我决定好好养活它。因为它是袁父的宠物,它会让我想起袁父还有忧郁的袁野。  我一直都在盼着会有曾冲的消息,可是没有。算起来我们只单独在一起约会了三次,可是我能感觉到他是在乎我的,现在我却发现我其实并不了解他,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还有,他和袁家父子之间是否有瓜葛,如果有,他们的死似乎都无异常;如果没有,为什么他和他们的死亡似乎总有着某些说不上的关联。或者说是我多心了。    (四)  怎么也没想到裴兰会来找我。她支吾了半天,说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想起要跟我借钱给她母亲做换肾手术。并且为了让我相信她说的是真话,她从包里拿出了厚厚的一摞她母亲几年来治病的病历及住院单据。我答应了她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让她以实相告关于袁父的死因。裴兰当时就很惊慌的说,这不关她的事。  就在那个下午,在袁父留给我的别墅里,我知道了关于袁父与袁野死亡的一些真实情况。  也是在那天的傍晚,我意外地接到了曾冲的电话,他问我爱不爱他,我沉默着,因为我当时感觉很意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说不回答就是默认,并且告诉我他也爱我,会回来找我。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没想到一切去的突然,来得也是如此突然,刚要平静的心又乱了套。黑猫趴在我身边,我慢慢地清理着自己的思绪,想着白天裴兰告诉我的情况和那天曾冲说的基本上相同,也就是说曾冲并没有骗我。裴兰说,袁父死的那天,他叫曾冲过去,后来他们在书房谈得很久。等曾冲离开后,她去书房给袁父送茶水,看见他坐在椅子上发呆。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只说了一句话:太累了。她看见他脸色苍白,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于是就把袁父送进了卧室休息,谁知第二天早晨去喊他吃饭时才发现他已经去世了。她首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袁野,他带来的医生检查后说是半夜里心跳停止猝死。  也许我确实误会了曾冲。可是他现在在哪里?黑猫抬头看了看我,然后起身跑了,它又去了阁楼。我听到了阁楼里传来喵喵的叫声。  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一直在想裴兰后来跟我说的话。她告诉我她和袁野曾经彼此短暂相爱过,那时候她很需要钱给母亲治病。袁野叫她去做一件事,就是做袁父的保姆,把他每天吃的药换了,以致使袁父的身体变差能尽快让位。事成后他会付给她可观的报酬。可是她没敢那么做,袁野给她的药都被她给扔了。袁父死后裴兰非常害怕,她既害怕没换药的事被袁野发现,又害怕警察知道她和袁野的预谋,拿到钱后她对袁野什么也没说就跑到外地躲了起来,直到袁野死去,念在从前相爱一场,就来送他一程。她说其实袁野以为父亲的死是因为换药造成的。  没想到袁野为了权利竟然会这么做。一种冷的感觉侵袭而来,我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我现在明白了袁野在他父亲死后为什么精神会变得那么糟糕,是怕事情的早晚败露,也许主要的是良心的不安吧。  猫还在阁楼喵喵地叫着,这让我心烦意乱,我从床上起来来到了阁楼,打开灯,猫看见我后就从窗台上几下子窜到了木制的房梁上,它和我一样是孤独的,想到这我怜惜地伸出胳膊示意它跳到我的怀里,它没下来却在横梁上磨蹭着,突然我看见一个棕色的牛皮纸信封从横梁上掉了下来。我恍惚地看着它飘落至地,似乎预感到什么,我赶紧打开它,竟是袁父的一封信还有他的遗嘱,日期是在他死前的一个月。  一封信让一个秘密昭然天下。    (五)  曾冲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跳得乱了分寸。他告诉我他不会再离开我的,本来以为袁家父子已死,他就可以无牵挂地离开此处回去给母亲交差了。当他把袁家父子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母亲后,原以为她听了会出一口多年积压的心底的怨气,却没想到母亲竟然哭了。当初是母亲叫他来争取夺回本应该属于她们的一切,拗不过母亲的曾冲答应她应聘来到公司,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告诉我,父亲病逝后给母亲留下了一大笔钱,母亲其实并不缺钱,他没有为母亲出气,但他的收获就是我,多日来他发现他心里放不下我,沉默与压抑也掩盖不了心中的真实感受。  他说,人可以骗得了别人,但永远也骗不了自己的心。所以今天一定要来找我。  我把袁父的信和遗嘱拿给曾冲看。原来当年袁父并不爱袁野的母亲,只因为她家有钱。后来袁父骗走了她家的财产带着袁野跑到了另一个城市,并且发迹。这么多年来看着缺少母爱的儿子一天天的长大,他开始感觉既对不起儿子更对不起袁野的母亲,这种内疚感就像一块巨石一样越来越沉重地压在他的心里。他在信中说,虽然他事业很成功,可是却感觉越来越空虚,这种内疚与空虚的交织让他活得并不快乐。他一直想要找到她以弥补从前对她的伤害。而曾冲适时地出现了。当他看到与袁野都有着像袁母相貌的曾冲时,他找了私家侦探调查了他的身世。原来,曾冲与袁野竟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弟。  袁父多次找到曾冲要给他们母子补偿。可是曾冲一直没有接受。在袁父的遗嘱中他并没有把财产全部留给袁野,他把财产一分为二,分别给了袁野和曾冲,而且注明把别墅留给我。  袁野在把别墅过户给我之前,家里的书籍片纸都收拾得非常彻底却没有发现那封信,也许他也担心父亲会留有对他不利的遗嘱,也许他到死也不知道当初是他的父亲为钱欺骗并抛弃了他的母亲,而他父亲的死也并不是他害死的。  曾冲也不会知道那天他和袁父在书房里说的话被站在门外的裴兰听到了,裴兰告诉我,曾冲当时对袁父说:现在钱对你已经毫无意义,你想要的是通过钱找回良心的安宁,如果我不接受你的钱,你就会一辈子良心不安,也许这才是对你从前的所作所为付出的沉重的代价。  那封遗嘱曾冲决定把它烧掉。他不想要袁父的钱,从前不想,现在也不会要。他的意思是,袁父已经得到了他的报应,一切的恩怨都已经过去了,他以后只想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他的幸福。遗嘱在燃烧中逐渐变成了灰烬,火光中,曾冲自言自语地说,如果钱会让人疯狂,权会让人变成魔鬼,那么这个世上可怕的是钱、是权还是人呢?  我和曾冲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去和他的母亲共同生活。曾冲答应让我带着那只黑猫一起走。有时候我想,黑猫引我到阁楼并且看到了那封信不知是因为它的灵性还是因为信纸上沾染了鱼干的味道。  可是就在那个夜晚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那只黑猫。 共 50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怎么会感染龟头炎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的治癫痫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