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体育

深渊领主 第15章 逃亡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7:36

深渊领主 第15章 逃亡

当旷野上的那条黑线变得更粗更黑的时候,绵长而深沉的号角声在小山前方传来,那种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般遥远,但眼前的一切却又如此的真实。

小山上的人肃静一片,连日来的逃亡以及逼人的热浪让每个人的精神都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之中。阿伦甚至还依稀看到了老吉布森和哈基姆先生在酒馆里大口大口地往自己嘴里灌着猛烈的美酒。

转过头来,阿伦的目光落在了一直紧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吉布森,一个正在成长的男人身上。他的长剑早就在前日的战斗里断裂了,此刻手中死死抓着的是一根削尖了一端的木枪,沾满了泥巴的双手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阿伦伸手拍了拍吉布森的肩膀,淡然道:“我亲爱的兄弟,不要害怕,主的光辉一直在照耀着我们,还有帝国!”

阿伦剑目俯视前方,蓝色鹰旗下,一骑傲然屹立,正是前上司布鲁克斯。

“该死的骗子!”

“懦夫!”

“无耻的叛徒!”

当布鲁克斯出现在斯洛伐尼亚人的鹰旗之下,小山上响起一片咒骂声。与布鲁克斯同列而行的还有另外几名阿拉冈帝国的背叛者。当中有俄塞比亚叛军,也有橡树军团的高级将领。他们所率之兵几乎全是阿拉冈人,这对以忠诚、勇气、强悍等特质自命不凡的阿拉冈帝国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大的讽刺。

“布鲁克斯,前方小山上那些逃兵应该是你们大队的吧?”一名身着银灰色锁子甲,头顶高卢式头盔的骑士打趣道。

“额,应该是的,长官!”布鲁克斯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作出背叛,实在是迫不得已。即便现在被斯洛伐尼亚的休斯伯爵提拔为叛军的副团长委以重任,他心底里也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内心深处对自己这种无耻懦弱行径进行良心上的谴责和屈辱。

看似委以重任,实则是让自己这班帝国的叛徒挡在前面好迎接阿拉冈帝国最凶猛狂暴的怒火。唯一的下场就是死无葬身之地,自己,或者说这群与自己一样沦为叛徒的懦夫最终的下场便是万劫不复。

叛军的最高指挥官,原橡树军团副团长瓦莱乔却是一副意气风发之色。对于因连年持续不断的战争已经面临崩溃的帝国,瓦莱乔早就有叛逃的打算。内忧外患之下,即便是帝国重要粮仓之一的阿奎坦尼亚行省,钱粮赋税等征缴也明显较往年下降了不少。至于帝国其他行省的状况,那就更是相形见拙了。

相反,斯洛伐尼亚帝国自从新国王登基后,国力稳步上升,加之近年来与摩多王国外交关系亲密化,内忧外患中的阿拉冈帝国与正在走上坡路的斯洛伐尼亚形成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象。

只要这次为新主子掠下足够多的土地,凭借自己黄金战士的等级,嘿嘿,足够自己在那边封疆受爵了。瓦莱乔意气风发的原因正是来源于此。

在嘲弄了一番布鲁克斯后,瓦莱乔高举宝剑,纵马狂奔,数千骑骑士如影随形紧跟在他的身后。雁行骑阵仿佛是来自深渊的幽冥,挟裹着蔑视一切的声威如惊涛拍岸般朝前方小山上的目标席卷而来。

大地在马蹄疯狂的叩击下如潮水般飞快倒退,天地间此时只有上千匹怒马叩击大地所发出的轰鸣。不,天地间只剩下了瓦莱乔无穷无尽的欲望,赤红色的**在他的胸膛里熊熊燃烧,就连双眸仿佛都燃烧着烈焰。

“杀!”

瓦莱乔大喝一声,手中重剑面对昔日的同胞无情地斩下。

“喝——”

面对弱小者,这些帝国的叛徒们竟然没有丝毫的羞愧感,他们轰然回应着长官的命令,声如炸雷,无数只铁蹄搅起漫天黄沙,如滚滚洪流迅速吞噬阻挡在前方的一切东西。

“阿……伦…伦,我们会死吗?”越来越难以抵抗的压迫感让吉布森连日来竖立起的坚强在这种无与伦比的声威下,顷刻间荡然无存。

“也许吧,但,绝不是现在——快,大家快跟我跑。”阿伦知道,即便是占据了地利也无法与这些比自己高出好几个等级的战士对抗,更何况对方的数量还高出自己数十倍。

在小山的背后是一片小型的旷野,再过去一点就是讴歌平原上最大的一条山脉——讴歌大山脉。只有逃到山脉借助那里崎岖不平的险峻地形和茂密广袤的森林,或许才有机会逃过这些人的追杀。

其实,阿伦他们现在还太高看自己了。没错,叛军们现在的确是要杀他们,但仅仅是顺手而已。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尽可能在帝国大军来到前尽可能占领更多的土地。今后,只要凭借着斯洛伐尼亚人的黑魔法师和坚固的城市据守,相信并不会太难。

当然,想阿伦这些偶尔出现在他们前进坦途上的蚂蚁,他们是不会介意顺脚踩死的。

当叛军手中的长剑高举过顶时,锋冷的寒辉让酷热都为之失色,湛蓝无云的天穹为之灰暗时,阿拉冈人的队伍开始躁动起来。在阿伦大喊的那声过后,众人已经开始后退,继而狂奔。

小山上稀稀落落生长的树木和错落分散的巨石并不能成为防守者的屏障,但恰好可以稍稍减缓敌军的追杀。阿伦他们疯狂地甩动着臂膀,撒开了脚丫子,就差没骂自己爹妈给自己生少几条腿了。

然而,两条腿永远也跑不过四条腿。当阿伦他们奔下小山进入旷野并朝前方四五百米的目标狂奔时,背叛者的身影就在逃难的人群背后出现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阿伦的爆发力虽然不怎么样,但耐力却明显是逃难者里最好的。经过下山和旷野上平地的一顿狂奔后,原本在最后面的阿伦现在居然跑到了队伍的最前,并且与第二个人居然还多出近五十米的距离。

至于小胖吉布森,虽说前段时间的残酷军训让他迅速减掉了十几磅,但相比起阿伦那种亚历山大式的身材显然还是胖出许多。

阿伦深知自己根本无法扭转这场战斗,不,是屠杀的局势。吉布森的掉队他很清楚,但却无能为力。没错,他的确很讲义气,就算是吉布森给十几个萨尔茨的地痞流氓围殴着,他也会义无反顾地单枪匹马扑上去。但,那只是在以前。身后那些也不是萨尔茨的地痞,而是挥舞着锋冷兵刃的冷血骑士,甘愿背叛帝国,背叛伟大战争之主的混蛋。

义气,现在对于短短时间里就经历了欺骗,残酷,血腥,死亡的阿伦来说,已经渐行渐远了。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甚至乎那些高阶战士和强大的法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几乎只要是他们想杀人,一串串的头颅就会飞洒着热血抛向空中。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说明:乱世,强者唯尊。要成为强者,就要不择手段,甚至泯灭人性。

兄弟,亲人,恩人,那又如何?如果自己的性命都自保不了,谈何为那些自己爱护的人报仇?

强者,强者!我一定要成为至强者!

忽然,奔跑中的阿伦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仿佛有个冰冷到让自己完全感觉不到酷夏的声音在回应着:“桀桀——好!好!好!斯图亚特家族的灵魂终于快要苏醒了!”

那个声音仿佛就在自己身边,却又好似来自极其遥远的他方。

“你——你是谁?”受惊的阿伦边问边往前逃命,速度居然丝毫没有落下。

只是,那个声音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没想起过。

“该死的,肯定是我太惊慌了,居然会出现幻听。不,不能这样子,我要集中精神。讴歌山脉,啊,还百十米——”阿伦集中了精神,身后不时响起的惨叫声被他强忍着抛在了脑后,一股子拼了命往前冲。

那些天杀的背叛者在面对这些心无斗心,精疲力尽的逃兵前如虎入羊群,凶狠无情地一头扎进了溃逃的人群,锋利的剑刃像削稻草一般削开逃亡者的身体,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当阿伦身后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逐渐变得稀落时,阿伦离讴歌山脉也愈来愈近。

百米——七十米——六十米——

距离在他发力狂奔下正被迅速拉近,但他脑后的让人惊恐绝望的铁蹄也变得越来越响。

“就只剩下一个快要死的小家伙了,坎恩斯,交给你了,嘿嘿!”布鲁克斯朝旁边一个面相凶狠,一道长长的刀疤从额头划到颈脖处的巨汉笑道。

“桀桀!交给我吧,长官,我会让那个小鬼好好享受一番才去找……”刀疤骑士原本想说战争之主四个字的,但忽然想到自己背叛了强大的神祗加入堕落阵营,立刻就闭了嘴。他可不想为了一个无名小鬼而再一次亵渎神祗。毕竟,几十年来的熏陶教诲,并不是简单的一个背叛就会让他无视神祗的存在。

温州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阳谷县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牛皮癣阜阳哪家医院好
广西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淄博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