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生活

怒剑龙吟 第五百二十九章 狂将魔威

发布时间:2020-01-17 04:19:12

怒剑龙吟 第五百二十九章 狂将魔威

掠阵疾,过阵刚!

夹杂着两股凶狠劲力混合一于尖刃上轰然爆发的过阵一枪,那股破坏力甚至已经要接近到八品武学的威势,何况二人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几乎法躲开。

“给我见鬼去吧!”

李廷申发狂似地喝了一声,乱云破阵枪上部劲力瞬时爆出,数银虹彻底吞噬了北堂难的身影,震耳欲聋的一连串音爆声回荡在大殿前,激荡的劲风将本身已经累累伤痕的地面与房屋再度重创。

招数舞尽,劲力彻底倾泻。可是退回来的李廷申脸上没有丝毫得意之色,反倒是有些凝重,与之前的张狂完不同。

烟尘散去,狂魔将北堂难毫发伤地耸立在远处,身前竖立着一层朦胧的屏障波动,论是轮廓或者上面隐约可见的纹路,都能够感觉到它的坚不可摧。

万兽幻型,龟型,玄甲隔断。

“如果你只有这么点能耐的话,下一招,我就解决你。”

抬手一指,这一次换成北堂难脸上开始浮现出一股戏谑的狰狞之色,浑身衣袍风自鼓,双目中竟然开始凝聚出一层莹绿色光芒,嗜血的凶煞之意骤然弥漫。

狼型,啸月狂化。

眨眼之间,他的身影得几乎法看清,当李廷申反应过来之时,对方的攻势已经近在咫尺,一只充斥着血光的利爪凌空拍下。

熊型,血煞破击。

乒――

嘭!

只见一道溃败的身影倒飞而出,在倒退十余米之后猛然直接与半空中翻腾身形,重双脚踏在地上,依旧擦着地面后退数米才彻底化解掉那股劲力的冲击。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后方飘出,森冷的剑光遥指向有些得意的北堂难。

“别过来,他是我一个人的!”

谁知,李廷申却是横枪一栏挡住了剑七,吐出一口血沫,重向前踏出一大步,很是不服气地喝道:“刚才那招是小爷我没准备好,才输了半筹,再来!”

北堂难哼道:“当然。多章节请到。刚刚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真正的招式我还没试出来呢!”

话音未落之刻,他的身影再度迅捷窜出,腾在半空保持着狂化状态双臂一展,数道残影从身躯中剥离而出,穿梭纵横在李廷申的四周。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吗是他的虚影,似乎每一道都在时不刻地施展出一记记凶悍的杀招。

连续挡下数十次进攻之后,李廷申猛然抽枪一扫从虚影的包围中破开一个口子,纵身飞跃而出,但是北堂难不舍不弃,数道虚影迅速重叠成回一道,紧紧追上又是凌空一爪拍下。

一抹冷厉之色从李廷申眼中掠过,只见他在北堂难身形即将赶上自己的那一瞬间双脚重重踏在地面上,顿时将步伐止住一记大弧度转身,带动着整杆乱云破阵枪划出一抹璀璨银虹,随即突刺向正面迎来的北堂难,枪尖朝着对方胸膛而去。第一时间

“哼,区区一招回马枪而已,还想对付我?”

北堂难狞笑的同时,身躯如同蛇状扭曲一弯,以一个几乎人类不可能弯曲出的弧度从突刺一枪上轻易避开,双爪交错击出,目标仍然是李廷申的左右胸。

几乎是同一时刻,李廷申冷冷一笑:“错了哦。”

霎时间,乱云破阵枪枪尖上寒芒大盛,银光竟然倒流向枪杆,五只弯钩骤然浮现在枪杆侧面,滚动着往回一抽,同时扭动割向北堂难近乎扭曲得达到极限的身躯。

惊阵七式之三,滚云毒钩!

嗤嗤!

嗤嗤!

两捧鲜血分别从二人身上飞溅而出,却又在他们下一招的碰撞中粉碎为虚,呼啸的狂风激荡而起,两道身影化为流光拔空争先而上,在夜空中冲击交锋又是三招,而后才分开落地,都是捂着自己的伤口喘息着。

李廷申伤在左肋,五道爪痕鲜血淋漓。

至于北堂难倒是伤得重,从左腰一道割痕直接向上蔓延到右肩,很不整齐的伤口切面血肉模糊大片,看得人触目惊心。

不过,北堂难似乎对自己的伤势根本不以为意,竟然还伸出手在被割裂的伤口上沾了点鲜血,放入嘴中一舔,而后狞笑道:“小子,你可以啊,拼着自己受伤也要在我身上留下点创痕。第一时间只可惜,你忘了我是狂魔将吗?伤得越重,其实我实力越强!”

咆哮的同时,他的身躯加矫健地窜出,有朽红的双目如同猛兽般透露出一股凶狠的暴戾,整个人的气息狂暴数分,之前刚才确实加强横。

豹型,疾风夺魄!

“那我就要看看,到时候你伤得还是否能动!”

李廷申不甘示弱,枪势再展开,一晃枪尖钻动着虚影重重,竟然有七只尖锐而又冰冷的劲芒破空刺出,正面迎向北堂难劈出的数股凛冽劲风。

掠阵七式之一,梅花七蕊!

乒!乒!乒!乒!乒!乒!乒!

劲风破碎溃败,可是北堂难攻势不减反增,直接欺身而上几乎紧贴着李廷申双掌变幻出多种形状连劈带抓,招招式式不离他周身要害,很是阴狠,正好利用了乱云破阵枪作为长兵刃的不足之处,在贴身战中根本施展不开。第一时间

不一会儿,李廷申身上又多出了好几处血痕,可是论他怎么躲避或是格挡,北堂难都是紧紧纠缠着他不放,而且越打越是亢奋,双眼中凶光大盛,似乎被血腥味将心中的暴戾彻底激发。

“我看不下去,不能在这里就折损掉一员强力的帮手。”

剑七随口一哼,身影迅捷掠出,袖中玉幽真如剑滑入掌中凌空一刺,螺旋状森冷劲力汇聚于剑尖之上,竟然在李廷申挥枪之刻从他背后腋下穿过,一剑直接贯穿刺向北堂难的右爪。第一时间

“嗯?”

北堂难一惊,急忙收招,可是终究晚了一步,冰冷的剑刃从他掌便擦过,视如物地破开了护体的劲力,直接削下半截小拇指,钻心的剧痛蔓延,却是再度激起了他嗜杀的亢奋之意。

“好得很!”

双手握成拳状轰出,北堂难的劲力疯狂倾泻,一拳击在横着的乱云破阵枪上将其砸得一阵弯曲撞在了李廷申胸膛上,而另一拳轰在玉幽真如剑的剑刃侧面,爆裂的劲力也是将剑刃一弯,带着握剑的剑七一同震向侧面。

嘭!嘭!

两道身影同时飞出撞在墙上,掀起大片烟尘,废墟凹陷。

“就算你们两个打一个,也是送死!”

北堂难加张狂地暴喝一声,跃到空中双臂一划,两柄墨绿色的弯刀瞬时由劲气凝聚而成,刀尖对准被他震退的二人坠地之处便是就势一斩。

螳螂型,灵魂收割。

如同死神獠牙般的墨绿色镰刃迅速斩落,直接刺入到烟尘尚未消散的两片废墟之中,尖锐的劲气率先破开了那些碍眼的遮掩,仍凭真正的招式斩向已经来不及反击的二人。

然而,两柄镰刃就在刀尖距离目标不足半米之时,突然间莫名停下,好像时间凝固一般,不再动。多章节请到。

紧接着,两股涟漪惊起一阵没有力量外泄的空间波动颤栗而起,墨绿色镰刃顿时崩裂,碎片直接被卷入临时撕裂的空间缝隙之中,没有一丝一毫波及到周围的一切事物与人。

不远处,诸葛天策抬起双手按在半空中,眼色极为凝重。这一切,自然出自他的手笔。

不过北堂难好像对于诸葛天策也插手了自己的战斗并没有任何的介意,反倒是加兴奋:“很好很好,又多了一个。要不,干脆你们部一起上吧,省得我一个个杀过去!”

而承载着万葬光击阵的方尖塔下,国会三长老有些神情不对,扭头询问向贺颖:“这个疯子似乎又神智不清了,虽然说他在癫狂状态下的战斗力能够与域级五重强者抗衡,可是对方那么多人,恐怕终究会出些意料之外的变故。为了确保万一失,是不是……”

贺颖抬手打断了三长老的话,冷笑道:“不必。他不倒下,你们谁也不能出战,这是命令,懂了吗?现在要做的,就是陪我好好看戏。”

包括三长老在内的一众北庭强者闻声躬身行礼,不再出声,各守其位继续保持着一副观战的姿态。而在他们身后,那支方尖塔中似乎再次开始蓄积的力量,肉眼可见的几道荧光顺着支架缓缓蔓延上升,朝着塔尖而去。

另一边,诸葛天策撤去掌中的空间之力,沉声说道:“一起上吧。这个北庭狂魔将,招数实在是有有些诡异与出人意料,尽可能短时间内干掉他!”

霍晓璇抬手一抹鼻子,哼道:“早就忍不住了。罂粟姐,风轻柔,一起去如何?”

风轻柔应道:“当然,我不会退缩的。”

银月心微微点头:“准备用那招吗?试一试也好。”

剑风呼啸大作,霍晓璇高高举起她手中的那柄巨剑跃入夜空之中,身影迅速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可是没过多久,她急速下坠的身影猛然出现在北堂难的上方,借助着这强横的下坠之力灌注入双臂之中,巨剑赫然斩落。

这一击之力,何止万钧?

北堂难仍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双拳抱在一起就势上挥,仿若一条软鞭拔地而起,鞭状的劲力腾空一抽,正中在宽厚的剑刃之上。

轰!

撞击时惊起的涟漪几乎将空间再度撕裂,整座大殿内院都是椅不已。

“给我下去!”霍晓璇娇喝一声,眼中隐约浮现出一枚纹章图案的轮廓,后腰上光芒大盛,一股吸扯力凭空而现,紧紧拖住北堂难的身躯将他往下扯。

大地纹章之力,重力沼泽之缚!

与此同时,两道迅捷的身影也是一左一右而至,三道剑光交织在一处,隐隐间与霍晓璇的劲力相互呼应,共同汇聚成一记必杀之势。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崔卫新
北京中医医院延庆医院
治疗癫痫病长春哪家医院好
海口正规白癜风医院
苏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