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法律

一步偷天 第302章 另有人替我落子

发布时间:2020-01-17 04:31:01

一步偷天 第302章 另有人替我落子

宋国公听得连连点头,一言不发便返身走了。

宋蔓秋与宋世畋面面相觑,也不知道祖父这是什么意思。

回到正堂前,宋国公推门时,脸上已换做了爽朗开怀的神情:“骆大人,来来来,难得年节相遇,定要畅饮千杯!”

骆成捷也哈哈大笑,说的却是:“宋公豪情,骆某心领了,只是公务在身,不好贪杯啊。”

接着又是一番推杯换盏,气氛虽谈不上热闹,却也融洽得很。

宋尹楷与宋尹廷自然不明白,为何父亲去而复还的这短短一盏茶工夫,就仿佛将一切布置妥当,无需再担心什么了。

酒席宴散,夜色深重,诺大的都指挥使府邸,到处可以看见绿衣督使的身影,似乎就是一只鸟雀飞过这片府邸,都会被死死盯住。

宋尹廷的书房里,幽暗的烛火映在宋氏三代,五双眸子中,愈加显得紧张而深沉。

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人说话,唯独宋国公在案前动笔,每写上一句,都会保留一会儿,令得身后四人看清,才又用墨汁涂去。

短短六七行字,他便将张承韬的连环计剖析明白。

接着又写道:“步执道平定剑州延平两府之前,便猜到张承韬会誓死一搏。林通一案,看似是他无心落下的一招闲棋,然而到了中盘,这招闲棋便成了胜负手。”

身后四人全都不住点头。

“他先借世畋之口,示警尹廷,这是断定张承韬故布疑阵……”

宋国公抹去这一句时,宋尹楷与宋尹廷兄弟却一脸茫然。

“世畋……不是说,张承韬故布疑阵,是你自己看出来的吗?”宋尹楷忍不住沉声问道。

宋世畋避开其父的眼神,喃喃道:“确是孩儿自己瞧出来的。步执道只是说那调虎离山计任谁都能一眼识破,张承韬如此之蠢,竟也做上了七闽道布政使,实在是大梁无人了……”

事到如今,他也不敢隐瞒任何细节。

宋尹楷闻言,顿时心冷了一半,暗呼惭愧,摇头骂道:“他这是将答案放在了你面前,还让你觉得是自己想到的!”

宋世畋这会儿也觉得大有可能,因此低着头,没再吭声。心里想着,这回多半又是中了那小贼的计,非但被他借故支开,还替他传了话!要命的是,话还传偏了!

自家子嗣如此不堪,宋国公也无奈摇头,接着又写道:“他又劝蔓秋上开元寺,求教通天罗汉,这是防着张承韬藏另有杀招……”

又轮到宋尹廷一脸惊愕地看着女儿:“蔓秋,难道真是步公子让你去的?先前为何不说?”

宋蔓秋也像做错事似的,垂头道:“步公子不愿太露锋芒。临行之前,说无论如何,也不要提起他的名字,还让女儿千万成全。”

说完这句,她便抬头央求般看向其父:“爹爹一定要替步公子瞒下此事,他刻意藏拙,必定是觉得咱们曲阜书院的人,已经在防着他了。”

她说这段话时,像是断定防着步公子的,不是她爹爹本人。

而宋尹廷被她说中了心事,不由得神情一滞,不敢去看宋国公。

可宋国公却一下听出了其中的关键,扭过头,蹙眉朝宋尹廷看去。

“此事说来话长……不提也罢。”宋尹廷长叹了一声。

宋国公也是恨铁不成钢,摇头不已,接着又写道:“你我都以为张贤业已是瓮中之鳖,漳州玄骑已是案上之肉,不料图穷匕见……”

宋尹楷与宋尹廷都无话可说。确实如此,假如没有骆成捷突然到访,曲阜大军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漳州玄骑。

七闽道天高皇帝远,左都御史余唤忠两个月前才走,谁又能料到,右都御史骆成捷会接踵而至呢?

宋国公又涂去了先前那句。显然他这是稳重起见,防着隔墙有耳。

即便有人听见屋中人说些什么,瞧不见纸上的内容,便拼凑不出完整的脉络来。

“张承韬机关算尽,却是从头至尾都未能瞒过步执道……那么最后一问,他为何留在了剑州?”

宋国公写完这句,将宣纸揉成了一团,稍一用劲,那纸团立即化作了齑粉。

“留在了剑州?……没回来?”宋尹廷惊道。

“爹爹的亲兵,刚刚回来禀报的,他说步公子不肯撤回来。大军去与不去,他都不走,上山游击,拖也要拖死张贤业。”宋蔓秋答道。

“游击?”宋尹楷同样一脸惊讶:“即便游而击之,他手下那几个市井江湖人,如何应付得了漳州玄骑?”

“可不要忘了,便是你口中的市井江湖人,平了剑州延平两府。”宋国公提醒道。

“爹爹难道是想说,步公子真可以将漳州玄骑,拖死在山中?”宋尹廷愕然道。

宋国公叹道:“这七闽道上,明明是我宋张两家的局,替我们落子却一直是另有其人,可叹人家整盘棋都已经下完了,你们却还看得云里雾里。”

宋尹廷微微蹙眉,踌躇道:“爹爹方才解局,尹廷只觉得心惊肉跳,也终于知道为何爹爹如此看重于他……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要将宋氏一门上下,全压在他这‘游击’二字上,未免有些托大吧?”

宋国公不答,反而看向长子:“尹楷,你说呢?”

宋尹楷面沉似水,半晌还是摇了摇头:“孩儿也看不清。”

“何其蠢哉!”宋国公沉声骂道:“剑州延平两府,多少百姓将他视做再生父母,步执道向来极擅借力打力,你们便连这都看不清吗?”

宋尹廷顿时愕然道:“爹爹是说,他会组织乡勇,与漳州玄骑决一胜负?”

“漳州玄骑横跨天堑,已是强弩之末,这么说还真有一线胜机……”宋尹楷也道。

“一线胜机……”宋国公拿指节敲了敲桌案:“你们糊涂啊,此战无论胜败,张承韬都必败无疑了。”

宋尹楷这才恍然道:“果真如此,骆成捷不是庸才,等他到了剑州,便一目了然。”

经他这么一提醒,宋尹廷也明白了,双目放光道:“即便张贤业胜了,漳州玄骑杀了那么多乡勇,也是绝计圆不过去,他除非将剑州府屠戮殆尽,否则何以防民之口?”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医生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宝鸡知名癫痫病医院
邯郸治疗男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汕头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