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游戏

我的儿子是病灶大王 第三十八章 穷追不舍

发布时间:2020-01-10 10:45:15

我的儿子是病灶大王 第三十八章 穷追不舍

三人驱车近两小时终于接近五岳山,徐令东没有选择在道路平坦的风景区行驶,依照黑远的意思,他将车开上了一条还未被开发的险仄山路,然后将车停在五岳山脚下一个隐蔽处。这片地域还没有被开发,完全能够称得上原始山林。

徐令东仰头看了看近乎垂直的山壁,很想责问黑远为什么将黑陶也带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况且夜晚山林的危险并不亚于白天他们被追杀的时候,听说这五岳山生活着狼群和山豹子,更有毒虫毒蛇之类的危险生物,带着孩子该有多么危险。

可徐令东转而一想,黑远并非平常人,所以不能用看待平常人的眼光看待他。但孩子终归只是孩子,徐令东看了眼‘懵懂天真’的黑陶终归放心不下。

“黑远,要不我们今天就先探探路不上山?这么小的孩子遭罪。”

“没事,这衣服安全的很。再说,改天不也还是只有我们两个成年人吗?”

黑远明了徐令东的担心,但过多解释不及事实,他将绿色瓶子的瓶盖拧开,随之飘出一股类似薄荷的清凉气味。只见周围繁密交织的树枝野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旁边分开,留出一条可以行走的小路。

这还没完,黑远看了看四周挑选了一根手臂长短的断木,然后将红色和绿色胶质体各抹了点在断木头上,难以置信的是断木竟然发出幽暗的光芒,那光芒渐渐变强,直到整根断木看起来像一根银光棒。

黑远满意的笑了笑,转过头对徐令多说道:“准备工作差不多完成,我们上山。”

“是不是大开眼界。”

黑远抱着黑陶在前方开路,说话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得瑟和傲娇,同时他将三种胶体的属性也向徐令东介绍了一遍。

其实当黑远进行准备工作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时黑远在兑换这三样东西前,看到它们的简介和使用说明时就觉得,‘乖乖,简直闪瞎全人类的钛合金狗眼’,当然这是以一个下里巴没怎么见过世面人的立场。实际上这三样胶体都是滞销货,兑换用户少得可怜,就连评论也没几个。而且唯一的三条评论中,还有两个差评。

这三样东西都出自于同一个卖家,ID是CZ科学萌。他的店铺里有许多不同的胶体,这三样显然最鸡肋,简介看起来相当无力。

黑色胶体商品名叫万变衣胶,就是可以变幻成各式各样衣服的适用型胶体,附属特性为粘性、弹性和触手?黑远对这个触手表示不解。缺点是做出的衣服全是黑色。尼玛,这么介绍卖得好才怪。别人不会买色彩鲜艳的衣服穿吗,就算是黑衣服也不需要这么奇怪的,成品竟然是一坨黑色软趴趴的东西,能有几个人像黑远三人这么大的勇气往身上抹,不怕过敏吗?

红色胶体叫做暴躁吃货胶,黑远当场扶额,不会起名吗?用得着买家一看就觉得地摊货的名字吗?此胶的性能简介倒相当高大上,专门用于排查各种有爆破力的化学物质和有伤害性的热源,并吞噬。听起来够牛逼吧,可是听黑陶说未来时代都是尼玛进入光脑时代,武器基本上都以各种光线作为伤害源,谁还用土了吧唧的化学炸药,尼玛连核武器都被淘汰了好吗?

绿色胶体更为奇葩,商品名叫做驱虫香胶,名字倒是很亲民大众,可谁能解释它的附属性质是什么鬼?什么叫做驱散人类以外的各种生物。

黑远深深的感受到来自未来人民的种种恶意。

关键是三样商品最后还有句备注语,‘PS:亲,不同胶体混合起来用会有不同效果哦’,这么淘X客服合体的备注语顿时让黑远整个人更加不好了,未来人民能不能对历史遗留的文化去粗取精啊喂。可看到店家附件做的实验效果图后,黑远更加坚定兑换这三种胶体的决心。绿色和红色混用产生强大荧光就是效果之一。

CZ科学萌店内其实还隐藏着更多物品,只是黑远和黑陶的权限等级不够看不到。

当然黑远之所以挑选这三样东西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便宜,这是头两页商品中所需兑换积分最少的。父子俩再三斟酌后,发现手里积分和本身等级真的只够兑换这三样胶体,于是便愉快的决定兑换。

“你胆子可真大。这些东西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你们还指望安逸自由的生活?”徐令东摇了摇头,虽说黑远不避讳他对他实言相告令他很感动,但是徐令东还是希望黑远能够低调再低调。黑远手里的药已经导致他被追杀,若是这些稀奇的玩意被世人知晓,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黑漆漆的山林中闪烁着两道荧光,随着荧光移动的身影矫捷开始沿着垂直陡峭的山壁向上而‘爬’行。

不仔细看,绝对没人能够发现,黑远和徐令东的‘衣服’会自己伸出触手钩住山崖壁的突起部分,然后像弹力绳一样的将他俩向上拉起,然后另一波触手又固定住更高的位置,使得二人完全不用费什么力气的攀岩。这就是黑色胶体强大的粘性、弹性,以及触手,也就黑远和黑陶能够将这黑色胶质物尽其用,果然穷则思变……

起初几人还有些不适应用不着手脚的攀岩方式,深怕一个不小心触手胶体断掉,或者黏附不劳,那样他们三人将会没有悬念、苦逼的葬身悬崖,可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如果攀岩运动员看到他们这么会玩,肯定会哭晕在厕所。

徐令东和黑远还沉静在无比欢脱的登山世界时,黑陶忽然破涕大哭。

黑远瞬间清醒过来,这是黑陶发的危险信号。如果不是情况紧急,黑陶绝不会用这招。

“怎么啦?是不是山风大,冷着小陶了?”徐令东因为没有负重,所处的位置比黑远稍高点,他回过头看向黑远和黑陶。“要不要停下休息休息

,顺便给黑陶加点衣服。”

“快跑,后面有人追过来。”黑远回头看见峭壁下方渐渐变大的斑斓亮点,而且速度比他们还快。

“卧槽,不会吧。”徐令东也看到了亮点的趋近,如果说刚才他是被动的被黑胶拉扯上山,现在他完全变成手脚并用的主动,如此速度倒是快了不少。

黑远也是醉了,尼玛的这真是翻山越岭如平地,这些人究竟是些什么玩意?在山壁上追人跟玩似的,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爬山了。

显然经过白天的追杀,黑远和徐令东都淡定多了,再也不会手脚哆嗦心脏乱跳。

嘭——

随着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黑远脸边划过射向山壁,被弹开的瞬间还擦出一丝火花。

黑远浑身一凛,菊花一紧,奶奶的动真格的!

“没事吧——”徐令东听到动静忍不住回头。

“没事,快跑,你也小心点。”

黑远拧开红色胶体瓶本能的撒出去,及时吞噬掉飞过来的几颗子弹,刚出膛的子弹还带一点未来得及散尽的热度以及微弱的硝烟味,正好满足红色暴躁吃货胶的‘口腹之欲’。

黑远冒了一身冷汗,还好出手及时否则铁定变成人肉筛子。可他虽然解了燃眉之急,但是红色胶体却瞬间被耗尽,接下来要怎么破?

这意味着黑远只能靠自己应付飞过来的子弹和随之而来更猛烈的射杀。

郑州国医堂医院口碑怎么样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可靠吗
包头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甘肃重点男科医院
赣州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