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故事

行境 第四章:景叔之死(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2:56

行境 第四章:景叔之死(上)

黑夜让人扼住了咽喉,不得其声,其实死寂是最歇斯底里地呐喊。

时间的转轮在这一刻终于停止,簌簌飘落的雨滴被定格空中。

在这原本静止的时空中,一支金箭越过绵延的高山,越过无尽的沧海,一路听风吹雨戛然而至。

不要问它从哪里来,

它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为了雨中景叔,

为了车内少年。

它似一道金光,数十米的距离对它而言毫无时间差,瞬间抵达于凛冽寒风之处的景叔身前。

它又似死神之镰刀,一路往前收割所有阻挡它的生命,由于整日被海量的鲜血侵蚀,大老远就能闻到四处弥漫的腥气。

在强烈的死亡阴影笼罩下,景叔终于打破了原先被寒风冰住的身躯,体内爆发一声脆响,清晰可闻,电光火石间,他双手紧握银枪,交叉护于胸前……

“嗤!”

刺耳的摩擦声让人心里发麻,景叔交叉于胸前的银枪像个靶子,箭尖分毫不差地命中交点!

云风耳膜顿时嗡嗡颤动,针刺般难受,本能将其堵住。

待到尖锐的疼痛感逐渐消失,他立即睁开双眼。

雨,重新落下。

血,随即流下。

金箭此时深深地没入小巷光滑的石壁,箭杆还在嗡嗡晃动。

景叔将惊魂未定的目光缓缓移至左肩——强壮的肉身在摧枯拉朽的金箭下脆弱不堪,左肩像豆腐般轻易洞穿,鲜血正遏制不住地往外流淌。若非护在胸口的银枪改变了箭矢飞行轨迹,那这一箭就彻底要了他的命。

他之所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神速反应,是因他早有预料。事实上早在与浓眉老者交手时,他就有种莫名的危机感,这感觉并非来自前者。要知道云风之父可是掌握着夏尔最强大的军队,若真想将他置于死地,那策划今夜刺杀的主谋肯定不允许任何差池。浓眉老者固然强大,但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凡事多留一个心眼,这是景叔多年养成的习惯。得益于这个习惯,才让他在这如光的一箭中保住了小命。

然敌人竟是如此强悍,未见其人,一箭便已废了他左肩,将他重创!

“啪!”

方才还撑着颓靡身躯的浓眉老者一头栽在血泊中,侧脸还依然保持着那个不可捉摸的笑容。在他后脑,一个食指大小的窟窿清晰可见,还未瞑目的双眼,正对着地上一支未沾任何血迹的金箭。

穿越头颅而不染一丝鲜血,足见箭矢之快。很少有人不怕死,或许浓眉老者对死亡早有觉悟,但它真正来临时,自己却没能那般从容不迫。因此他还未瞑目的双眼有些凸出,不知是因失去意识之前出于本能的对死亡的恐惧和遗恨,还是他根本意想不到那位大人会连同自己一起射杀。

第三支金箭,只有箭头没入云风所在车厢前板。在这无坚不摧的金箭面前,就连景叔的精钢银枪也形同虚设,因此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阻挡了它的前行。

三箭齐射,无视雨水影响、快如闪电、精确而又极具力量、几乎不分先后同时而至,只能说明此人的修为和箭法都已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

“竟然是以玄冰铁铸造之车厢,好奢华的说……”

乍听之下,清婉的声音丝毫不掩饰惊讶和羡慕,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只透着不屑与嘲讽。

于小巷围墙之上,站着一个衣裳飘舞的白衣人。雪一般的白衣就如同他的肌肤,即使黑夜无边,也难以掩盖其诱人光泽。

随风飘舞的白裳啊,就连雨水也不忍心沾污,自发地绕道而行。

年轻俊美的脸上,有着直挺的鼻梁,水嫩的双唇,勾人的眉眼……或许是上天都难以划分他的性别,因此云风实在无边辨清他是男是女。

不过毫无疑问——他肯定是搞基或百合的无上人选。

至于他口中所说“玄冰铁铸造之车厢”,当然是指云风此时所在的玄冰车厢。

事实上车厢一共分为三层。里外两层均由极为珍贵的黄花梨木锻造,看肌理和色泽,定是百年树龄无疑,足以配得上白衣人口中的“奢华”二字。而车厢夹层,正是由他所指的玄冰铁铸就。

玄冰铁,其色墨黑,坚硬度是普通铁矿的数倍。现今发掘史中,只存在冥昭大陆北方的深海之中,极难开采,也极难熔炼。因此大陆上只有寥寥可数的存量,若是侥幸得到数块,定会留作特殊之用。

就算不惜割肉也要将其打造成为兵器,匕首是首要之选,最多不过刀剑。像车厢这样要用大量玄冰铸造的“铁器”,已经不能用“奢侈”形容了,放在外人眼里,简直是暴敛天物。不说夏尔王国,即便放眼冥昭大陆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既然玄冰铁如此宝贵,车厢的来历自然要提一下。话说当年陛下为了表彰云战显赫战功,任由其在国库里随意选择一样珍宝。而除陛下本人和管理国库的大臣外,没人知道他挑选了什么——事实上云战当年正是选了国库当中唯一的一箱玄冰铁矿。

云风出生一年后,云战知其无法行走,就拜托景叔带着这厢玄冰铁矿远赴东夷部落,铸造了这个机关车厢。黄花梨木的内厢中,雕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花朵,危机时只需按下联通机关的小花,车厢就会自动封闭,只留数个透气小孔,也只能从里面打开。知此机关者,除云风与父母外,唯景叔一人已。

这也就是景叔未解除危险警报之前云风不得离开车厢的原因,因为这是他最后的屏障。

“景叔!快逃,不必管我……”云风透过通气小孔,向外喊道。虽然他不懂修行,但以肉眼所能看到战况,特别是景叔左肩血流不止的伤口,胜负已然明了。

云风从不认为逃跑是件可耻的事。或许站在景叔角度,丢弃自己少主不顾,一人独自逃命不仅是可耻的,更是他自己无法原谅的。然以目前形势,云风认为多余的牺牲完全没有必要。

“逃?”白衣人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大笑起来,笑声充满了狂妄:“你也太看得起你景叔了,至今为止还从未有人能逃出我的手心。”

“而你……”白衣人话锋一转,仿佛能将地上坚不可摧的车厢穿透而直视云风双眼,无比自信道:“就算你躲在玄冰车厢中,我也至少有十种方法杀死你。”

云风全然相信这话没有一丝吹牛或恐吓,凭借白衣人实力,杀死他可谓轻而易举。但他却不是一个轻易向强权低头的主,就算是身临险境,他也无惧无畏:“做人莫装逼,装逼只会遭人插。你同伴胸膛这个大洞,就是这话最好的阐释。”

“同伴?”白衣人冷笑一声,他自然知晓云风用浓眉老者作为例子,就是想告诉他,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浓眉老者在他心中可不是什么同伴,而是一个废物,死不足惜。因此他冰冷的眼神没有一丝怜悯,反而极其鄙夷地说道:“不要把我和这种蠢货相提并论。而且,用得着你教奶奶生孩子?”

能成为“奶奶”,自然已经生过孩子,白衣人言外之意——这种道理还用不着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教我。

“要说装逼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不觉得你是在装逼。对于这点,你这位景叔可最有发言权。”白衣人突然将话题引到景叔身上,抛出一句让人值得揣摩的话。随后望了景叔一眼,给出了此话含义:“想必你已经达到‘聚气七重’了吧,那个蠢货直到死时还以为自己修为比你高,真是傻逼得深不见底。”

被白衣人轻易地看穿了修为,景叔心里更加沉重。

浓眉老者生前一直以为景叔修为不如他,最多只是聚气五重而已,他之所以会败,归根结底只是轻敌。诸不知景叔其实是暗藏实力,实际两天前他刚迈入聚气七重之境,五行元素已开始转化为行气,虽未彻底完成,但俨然已是一名准行者!

然而面对围墙上的白衣人,景叔却没有一丝胜算,因为对方是一名真正的行者。准行者和行者之间虽说只有一字之差,但实力却相去甚远。若说在聚气阶段,以低胜高还不足为奇,但到了行者层面,越往后,境界上的差距和实力形成的正比也就越大。

在这里必须要引入“行者”之后的等级划分——气海中的五行元素全部转化为行气之后,就意味着此人真正成为了一名行者。而“行者”这个称谓其实只不过代表一种职业。就像是烹饪一样,只要会做菜,就可以叫做厨子,然而要想成为厨师,就得有精湛的厨艺,而厨师又分为不同等级。

修行的世界亦是如此。

凡是想通过五行元素让自身变强的人,都可以称之为修行者。在将五行元素全部转化为行气之后,只是赋予他们另外一个名字——行者。而五行元素刚转化为行气之人,被称为——天行者。

天行者之后,为灵行者。再往上,便是魂行者……

修行之路漫漫无期,境界不止,魂行者之后则是更加广阔深奥的大海。

而无论天行者还是魂行者,在所对应的阶段中,都会细分为三个级别——初期,中期,以及后期。

景叔可以肯定的是——白衣人为天行者无疑,但具体到了哪个阶段不得而知。或许是天行者初期,也有可能是后期。但不论对方到了何种阶段,他都不会抛弃云风独自逃离。

背对着车厢,景叔平静道:“少爷,有时战败了可以仓皇而逃。但有时明知不敌,也要誓死一战。”。

“真他妈太感人了。”白衣人的语气似乎让人感受得到他的热泪就快盈眶。他所表现出来的感动并不虚伪,因为虚伪是一种潜藏于内心的特征,并不想被外人发觉。而白衣人的感动实在假得令人发指,明知道别人不会相信的假话也就是玩笑,而不是谎话。谎话的本质在于欺骗,而不在于是否真实。

只不过一瞬,白衣人就收起所有情绪,平静得像是一湖秋水。

接着,一句饱含深情的话从他口中缓缓传出……

“那我就成全你。”

白衣人柔和的声音带着许些善良之味,像是热情地帮助一个临死之人完成最后心愿。话落,白色影子像鬼魅般飘过,没入地上的金箭顿时消失在浓眉老者的眼瞳里……

桂阳县第一人民医院
龙岩市新罗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东莞男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