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许昌信息港 > 科技

偷天炼鼎 第29节 王子欲纵,能吏不饶(中)

发布时间:2020-01-10 08:44:10

偷天炼鼎 第29节 王子欲纵,能吏不饶(中)

陶守备琢磨着:难道这成王子是不好意思追究?他在暗示他失了体面、有点下不来台?看来只有替他把这心头刺拔掉,他们师兄弟气都顺了,我才显得有些手段,也不至于落下太大话柄。

陶守备便大义凛然道:“小殿下如此宽厚,卑职真是感激涕零,无论如何,卑职也得拿住贼人、为小殿下追回失物,到时才有脸再来拜见

。”

赵安抚使是个心大的,暗中没有什么弯弯绕绕,陶守备怎么说,她也就怎么附和。

沈成只得同意了。

闻盗而缉是官府的本职,陶守备坚持要抓住贼人、找回失物,那是天经地义的,沈成不好再多说,更不可能去阻拦。

陶守备见沈成点头,心道果然如此,这小殿下还是想追究的,只是不想张扬出去而已,便道:“贼人的样貌穿着,还请小殿下告诉我等。”

沈成便描述了金昆、五牙儿和老扁担等人,又道:“有劳两位大人了,不过请两位嘱咐手下,千万不要伤了他们。”

陶守备心想:侥幸、侥幸啊,这小殿下不但想追究,还想要亲手处置贼人、以泄己愤……

见时候不早了,陶守备向赵明燕使个眼色,告辞道:“既然如此,我等先行告退,小殿下好好休息。”

送走二人后,沈成回到床上,沉思起来……

--------

梁、赵二人出了“客再来”,分别骑上各自坐骑。

陶守备骑头重甲兽,三品的石灵兽。赵明燕的是匹追风骊,四品的浑沌灵骏。

赵明燕拱手道:“明日一早,属下就派人搜查。”

“你啊,”陶守备沉声道:“糊涂!事不宜迟,你即刻出动,先派人封锁城门,再连夜到两城布政司,把城中流籍、军籍、民籍,所有档案都给我调出来,挨个清查!”

“不管查没查到那三人,都要火速报给我,一旦查到,我要亲自布置捉拿!”

赵明燕抱怨道:“人已经找到了,也没伤到几根毛,替他找个东西,有必要这么着急么……”

“唉,让我怎么说你好啊,”陶守备叹道,“小殿下虽然好说话,你我却不敢掉以轻心。”

赵明燕正要离开,又被陶守备叫住,嘱咐她:“如果有人打听,你不能将小殿下名姓走露出去,只说失主姓程,切记!”

赵明燕又发起牢骚来:“那沈成的出身是好,可他不过是个五品末流……”

陶守备板起脸:“你只管照做!”

赵明燕嘀咕着:“他又说不能伤了贼人,这贼人哪有乖乖就擒的?他从小长在香窝窝里,以为不管什么事,动动嘴巴就行,哪里管咱们好不好拿捏。”

陶守备教训道:“几个毛贼能有多大本事?到时出动高手、囫囵拿下,有什么难的?”

赵明燕只得掉转马头去办差。

陶守备看着她背影,摇头暗叹:这个瓷人,不知道事情轻重,早晚被那师爷带到沟里去!要不是可惜她的修为,又实在没人可用,谁会这样提携她?

--------

陶平远回到守备府,立即派人去请门客李阳之过来。

李阳之年过古稀,不是术武修者,曾在永冬城六艺府做先生,告老还乡后,被陶平远请来做幕僚。

按西寒律法,筑不出道星、不是术武修者的,就不能做官封将。换句话说,西寒国完全由修者统治,国尊是至高无上的那位,再下来,就是必须由巅峰强者担任的三府三公。

三府指术、武、器三府府主,三公则是太师、太傅、太保。说是六个,其实只有四人:武府府主和太师是同一人,术府府主和太傅是同一人,再加上器府府主铁松客,和太保安国王、也就是沈成的父亲。

至于西寒国皇帝,只是国尊从皇族中选出的子弟,代表国尊治理万民……

--------

不久,李阳之进了屋,一进来就问:“听说人找到了?”

“找到了,真是万幸!”陶平远请他坐下,奉上茶,笑道:“影响先生休息了吧?”

李阳之摇头道:“这么大的事,老朽如何睡得安稳?”

“可不是么!”陶平远叹道:“下午我正在批阅公文,突然就觉得眼皮子乱跳,当时我想,要么是有人在骂我,要么是有大祸要临头,结果晚上就出了这事。”

李阳之问沈成有没有受伤。

陶平远说只是丢了些财物,自己已布置连夜追查。

李阳之就劝他,既然不是要紧东西,不如早些休息。

陶平远叹道:“国家如今并不升平,我岂能贪图安逸!不过今日这事,我却是有自己的私心。”

“哦?”李阳之心中雪亮,“大人不想在三公之间摇摆了?”

“知我者、先生也!这些年,先生总说顾沈党争的水太深,劝我不要轻易站队。”

“老朽是觉得形势还看不清,才要劝大人的。”

“我刚入主坐望城时,一心想要治它个海清河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却连个郑氏都摆不平,究其原因,还不是因为我没什么靠山!”

“是啊。不过大人也不用气馁,大人这几年和郑氏较力,也算是互有胜负了。”

--------

李阳之端起茶盏啜了口,幽幽道:“这么说,大人是想借这次机会,向成王子和沈太保投诚喽?”

“不错!前些日子,听说成王子被铁松府主收为传人,我就在琢磨这事,只是还有些犹豫。”

“哦?大人有何顾忌,说出来,老朽参详参详。”

“当年沈太保辞去少尊后,尊储空缺多年,后来听说成王子因为天赋杰出,被至尊破格立为少尊。再后来,却又听说他术道遇阻,也被废了少尊,人人避之恐不及。我担心向成王子示好,反倒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福祸相倚相伏,确实难以抉择。依老朽看啊,他多半早已被废。”

“哦?”陶平远问:“先生凭什么这样说?朝廷可没有下过明文。以我手上的消息,册立只怕是有的,废黜却没人拿得准。”

“呵呵,”李阳之道:“大人你想,若他还是尊储,永冬京会这样让他出门么?必定是有大批高手保护,绝不容任何差池。”

陶平远还有疑问:“为何朝廷不下明文?尊储废立,于国家来说,可不是件小事啊。”

都昌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孟津县公疗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安阳著名白癜风医院
西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